早期因為有聯考,生命中每個經歷大考的階段似乎是ㄧ試定生死,高中聯考放榜之際,我絲毫不考慮老爸的建議,我選擇高職。畢竟國中生活最後一年每天考試的生活太沒意義了,我不想要高中三年都這樣度過。在升學主義掛帥的年代,高職生無疑就是國英數其中一兩科沒救的學生,才逼不得已選擇高職。但我覺得比起死讀書,念職校ㄧ定有它的價值跟優點。

當時我所念的高職讓我們高ㄧ時可共同選修高中、高職課程,高二再依照興趣選擇高中學程或高職學程。這樣的安排很妥善,畢竟對於15、16歲半大不大的黃毛丫頭,尚還無法對於充滿未知數的人生作出明智選擇,如果兩種學程都嘗試,也許我可以知道究竟自己適合學什麼。也因為我選擇高職,較沒升學壓力,我同時還在校修習日文,在當時資源缺乏的年代,(不像現在高中學生想學什麼樣的歐洲語言都很容易的年代),可說很難得。

升大學之際,大家為了推甄忙得焦頭爛額,我有兩所學校系所讓我難以選擇,一所是輔大的西班牙文系,ㄧ所是X大的國貿系。語言是我的摯愛,但是經過評估,我覺得X大的勝算比較大。雖然輔大跟另一間大學都是私校,但是其實大家一聽到這兩所學校,ㄧ致認為輔大比較好。雖然輔大才是我心目中最理想的學校,但為了審慎起見,我申請時只填X大國貿系,還因此被家人質疑很多天 - 「怎麼會選X大」? 雖然心情低落,可是我還是覺得自己的直覺比旁人的建議來得正確。當時不聽旁人勸告、不聽父母言,總是選擇令人跌破眼鏡的選擇,似乎是很瘋狂的舉動...

當時班上有另一名同學也很猶豫,她也想申請輔大西文系,可是當時申請輔大西文系有個條件,必須有至少3-6個月修習西文證明,她還特地去補習班惡補西班牙文。後來放榜,我上了正規大學國貿系! 我同學並沒有上輔大西文系,事實上我們那一屆似乎沒有半個高職生通過輔大的複試。我替我同學感到難過。不過回想自己國中升高中、毅然決然選擇很多人鄙視的高職,但最後仍推甄上正規大學,對於高職生的我,可說是生命轉捩點。也因提前推甄上大學,我高三下得以有機會時常去教會上英文課,甚至自己製造機會去美國學校旁聽半日的課程,讓自己年輕不留白。

大學期間我狂修課,竭盡所能修盡學校所開的有趣語言課程,舉凡: 法語、德語、西班牙語,甚至是旁聽韓語跟蒙古語,一邊增進國貿知識的了解,一邊學習有趣的語言,實在很豐富。也因此讓自己有機會憑自己的語言能力去國外參展,這些都是我始料未及的。

很慶幸我幫自己的人生作決定,為自己的人生負責,並追逐自己的夢想。畢竟我的人生並不是爸媽的人生,也不是他人的人生。不能到了而立之年還後悔怎麼之前都聽誰誰誰的話才有這番下場... 這不是成年人應有的態度跟想法。我告訴自己要相信自己可以達到夢想,先別理會結果會是如何,要對自己有信心。人生充滿許多危機、挑戰跟機會,應當努力將把絆腳石變成墊腳石,評估自己的能力,選擇最有把握的機會,並機極爭取,夢想才能因此發光、發亮,生命才能燃燒地更加淋漓盡致。

    小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