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去光點台北看了《哈納萊伊灣》Hanalei Bay。

這部電影乃改編自知名日本作家村上春樹的《東京奇譚集》中的短篇故事〈哈那雷灣〉。

全片在夏威夷哈納萊伊灣拍攝。當時我就開玩笑跟朋友說我主要是去看夏威夷風景。

循例講一下劇情:

女主角阿幸(吉田羊飾)是一名單親母親,她先生因為吸毒而喪命。

她是靠著先生的保險金而完成自己開一間鋼琴酒吧的夢想,獨自拉拔兒子長大。

可是她兒子跟母親並不親密,19歲那年,兒子前往夏威夷(老媽贊助),因被鯊魚攻擊,失去一隻腿,失血過多而死。

阿幸跟兒子很疏離,兒子過世的時候,她並沒有哭。

只是很特別的是,往後的10年,每到了兒子過世的季節,她就會到哈納萊伊灣,坐在沙灘棕梠樹下閱讀,

像是用一種與兒子精神對話,想像兒子在衝浪時候有多快樂,用這樣的方式紀念並想念自己的兒子。

10年後的某一日,她在超商剛好跟一名年紀約19、20歲的日本青年撞到,兩人開始有互動。

這名日本小屁孩高橋(村上虹郎飾演)問阿幸她對哈納萊伊灣熟不熟,

因為他跟朋友想找一間便宜的旅館下榻。

阿幸就開車載他們兩人去她兒子生前所住的旅館(當時是便宜旅館,只收窮酸的衝浪客)。

不過10年過去,他們不再收窮酸的衝浪客。

這時候阿幸就叫這兩個日本小屁孩快點付錢,才能住宿。

 

之後這兩個小屁孩在酒吧聽到阿幸彈琴,高橋忍不住問阿幸到底是何方人物。

阿幸只是淡淡提到她先生生前吸毒而死在性愛中,她是靠著先生的保險金經營鋼琴酒吧。

提到兒子時候,並沒提到她兒子死在哈納萊伊灣。

 

隔天,阿幸又到海灘旁邊看書。

這時候屁孩高橋就說阿幸怎麼坐在他們之前搭帳篷的地方。

阿幸說高橋說反了,是他們在她長年看書的地盤搭帳篷。

阿幸問高橋為何要衝浪。

高橋說是為了把妞。

阿幸就說高橋肯定是處男。

高橋就矢口否認,但阿幸仍堅決說高橋是處男。

 

又有回,他們在酒吧再度相遇,但這時遇到一名醉漢。

醉漢先是挑釁阿幸,說要付給阿幸10元美金,要阿幸彈一首快樂(up beat)的歌曲。

而阿幸則說給她500美元,她也不彈奏。

之後美國醉漢就念說他年輕在日本駐紮,保護日本鬼子。

阿幸說這人怎麼會有這種態度。

之後酒吧老闆就把醉漢支開。

可是在戶外,美國醉漢(彪形大漢)看到高橋和他的朋友,

再度念了一下阿幸每年都在哈納萊伊灣上演悲情劇碼。

最後還罵了一句F開頭的髒話。

然後高橋也忍不住反駁,雙手比出中指,對醉漢回罵F*ck You。

當晚高橋就被美國醉漢海扁一頓。

阿幸被通知時候,緊張地不得了。

看到屁孩高橋只是皮肉傷,又忍不住念了一下高橋跟他朋友是兩個笨蛋。

隔天,阿幸去海邊,只看到高橋的朋友。

又忍不住問高橋的朋友另一個笨蛋到哪兒了。

好笑的是,高橋的朋友一點也不介意被阿幸罵笨蛋。

 

阿幸曾問高橋可否教她衝浪。

高橋說這不是一天兩天就可學會。

高橋也問阿幸有無她兒子的照片,

諷刺的是,阿幸並沒隨手攜帶兒子的照片。

 

後來高橋帶著阿幸體驗一種類似練習衝浪的遊戲。

有人會捲起帆布,宛如海浪一般,而衝浪者可以滑著滑板穿過。

阿幸大概是這時候可以體會到衝浪的趣味。

阿幸似乎是為了謝謝他們,而帶著自己親手做的三明治送給高橋。

好笑的是高橋的朋友說阿幸做的三明治重口味。

那天也是高橋跟他朋友要離開哈納萊伊灣的日子,

他們跟阿幸說,有一名日本單腿的衝浪者總是拿著一個紅色衝浪板,看著阿幸跟他們。

阿幸忍不住問,那個只有一隻腿的衝浪者,是只剩下哪隻腿?

他們倆說是失去右腿,所以只剩左腿。

於是阿幸在高橋和他朋友離去的隔天,就拼命地找尋只有一隻腿的日本衝浪者。

她甚至鼓起勇氣在超商還有她兒子生前待過的旅館等人面前詢問是否聽過一名只有一隻腿的日本衝浪者。

他們都說沒聽過。

這時候一名警察的遺孀就把阿幸的兒子的手印硬是交給阿幸。

事實上過去這10年,在警察還沒被槍殺之前,他就嘗試問過阿幸要不要把兒子的手印帶回日本。

阿幸都不要。

後來是警察的遺孀問阿幸,直到高橋和他朋友提到單腿的日本衝浪者,

阿幸終於願意將兒子的手印帶走。

而旅館的老闆也是將阿幸兒子當年在旅館跟一夥人合照的相簿,送給阿幸作為紀念。

也是那一天,阿幸終於在飯店裡面哭了出來。

最後,她不禁脫口說出,她只想見她兒子一面啊...

 

阿幸回到日本後,就忍不住找出當年兒子聽的卡帶。

她戴上耳機,想像兒子當年聽音樂的心情。

她終於有勇氣面對兒子當年的遺物。

她兒子生前跟她很疏離。

兒子死後,她也只能藉由兒子昔日喜歡的運動跟音樂去了解兒子的喜好。

 

某日阿幸在日本遇到高橋。

高橋表示他快畢業了。

她故意酸高橋,怎麼你也能畢業啊?

高橋說他該認真的時候也是會很認真。

阿幸問高橋他的朋友呢?

高橋說那小子很幸運,繼承父母給的名牌車,現在開店。

這時候其實高橋是在跟女生約會,高橋的曖昧關係見到高橋跟阿幸是舊識,

就很識相說要先離開一下。

這時候阿幸問高橋他們的關係。

高橋說他們還在培養關係。

阿幸就傳授高橋把妞的三大秘訣: 傾聽她、誇讚她的服裝,帶她吃好料的。

這時候高橋忍不住作筆記,再次被阿幸念了一頓。

高橋說他記憶力跟雞沒兩樣,走沒幾步就忘,所以要學愛因斯坦作筆記。

阿幸說這女生肯定配不上高橋。

高橋笑笑說阿姨說話真令人印象深刻。

後來我忘了是哪個橋段,高橋就用英文跟阿幸說:

"We live in a global world, so we have to learn to speak English." (好像是這樣的台詞)

阿幸很訝異其實高橋懂英文,反問高橋怎麼之前在哈納萊伊灣的時候佯裝不懂英文。

高橋也只是笑笑不說。

後來高橋的曖昧關係回來。

阿幸也說要離開了。

但一轉身走沒幾步,阿幸又轉過頭來,拿出她兒子的照片給高橋看。

 

本片最後是阿幸再度回到哈納萊伊灣。

她走向海邊,讓浪花撲向她的雙腳。

這時候她回眸一笑,但我們不知道她看到誰,也不知道她想到什麼或是領悟到了什麼。

但她似乎跟她兒子更靠近了。

------------------------------------------------------------------------------------------

心得:

我朋友說,《哈納萊伊灣》讓她想起《班恩回家》。

因為這兩部電影的主角都是母親,且也都由母親一人獨撐大樑。

她說還好演員夠會演,才不會讓整部電影顯得太沉悶。

她問我,片中有一幕是阿幸在得知獨角衝朗者後失魂落魄,且拼命在海邊的樹林打樹那一段。

她說她看不懂。

其實我也不知道為何女主角阿幸要打樹,但感覺她就是很恨為何她兒子就這樣死去吧。

 

這樣的一部電影,我不會說難看也不會說好看。

只是一名母親面對孩子的死亡的處理態度,這樣的編排,還挺特別。

不知道是不是跟日本人有關。

 

夏威夷的場景沒讓我覺得有異常漂亮,但整體看起來就是很悠閒。

倒是阿幸的兒子喜歡聽的那首曲子,真的很輕快。

事實上片頭曲就是那首曲子The Passenger,由Iggy Pop唱的,1977年發行。 

可上YouTube搜尋。

 

 

    小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