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到我最有GUTS的堅持,
我想有些人聽了或多或少都會覺得很不可思議,
因為我年方11歲就不顧班上歧見,居然捍衛我們班的弱勢團體。


那年我小學五年級,我的班導師很有愛心,
她為了讓學生學習包容各式各樣不完美的學生,
於是收了4名學習狀況尚可的啟智班學生。
從一開始那4名啟智班學生就被我們班排擠。
其實無論到哪裡都一定會有小團體,
啟智班的學生跟學習毫無遲緩障礙的學生也不可能有思想交流。
這些我都可以理解。
班上大多數同學一開始只是行為上的排擠...
當時我們每天都得清掃教室,
打掃教室前,
每個人必須將自己的椅子放在桌子上,
好讓其他打掃的同學打掃。
我們清掃完畢教室後,
負責拖地板的同學則必須幫忙將椅子搬下來。
但是有一些擔任拖地板工作的同學無論如何也不願意幫那群遲緩兒的椅子搬下來。
他們總是視而不見。
我偶爾看到就幫忙搬下來,
就算不是我的工作,
我都不太希望讓那幾名遲緩兒發現自己被班上的人這麼明顯地孤立。

然而,直到小學六年級時,
班上流行一種遊戲,利用言語開玩笑,
也就是語言上的攻擊那4名弱勢學生。
一群人開始起鬨,他們拿那三名啟智班學生來開玩笑,
當時他們玩的遊戲是只要不小心碰到那三名遲緩兒,
他們就會說: "病毒給你。"然後指著自己說: "抗體。"
他們始終覺得自己這樣做很好玩,
但我就覺得那其他智力正常的學生實在太過份。
他們從我的眼神也看出我非常不屑他們的行徑。
可是他們沒想到,
即使那些遲緩兒智能低,
可是也仍可以感受尊重與鄙視。

有回,一群同學又在胡鬧玩傷人的遊戲,
我剛好站在旁邊,
他們其中一個人不小心碰到其中一名遲緩兒,
然後他們一個接一個玩著:"病毒給你,抗體"的遊戲。
這時候,最後一個人看著我,
我看得出來她也希望我能識相點附和他們,
可是我偏偏揚起下巴,
嚴厲瞪了他們那群人一眼: "無聊幼稚!"

其實班上的人一直都覺得我是怪咖,
他們從不喜歡我跟我一個很愛讀書又超會寫作文的朋友。
我跟我那朋友也是唯一不會歧視那4名遲緩兒的同學。
不過班上的人不至於想跟我們交惡。
雖然那次事件過後,
班上同學也沒因為我不給面子、不合群而找我麻煩。
我不清楚是因為他們知道自己本來就幼稚所以理虧,
還是怎樣,
真正的原因我也懶得追究。
但是如果你問我,
如果同樣的事情再發生我會怎麼做,
我還是會大聲斥責他們無聊幼稚的。

正所謂「自反而縮,雖千萬人,吾往矣。」
就算全部的人都認為我是錯的,
只要我選擇正義,選擇對的事情,
無論再孤獨,我都要不悔地孤行。
因為我知道如果要虛假地跟一群幼稚的人在一起,
那只會讓自己覺得更空虛罷了。

    全站熱搜

    小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