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毛生前一向樂於與人分享、幫助他人,所以全世界讀者各種向她求助求教的信件每天都如雪花般飛來,但三毛總是真心誠意的盡可能一一回覆。在這個懷念三毛的月分,你的心中也有話想對三毛訴說嗎?

Dear 三毛: 記得第一次聽到妳的名字,是因為老爸老媽說台灣最有名的作家過世了,那時候起,妳的名字就烙印在我心上。當時我還懵懵懂懂,對世間很多事情仍在探索。開始讀妳的書,約莫在國小五六年級時。當時是因為表姊將一些典藏的書贈予我們,因為當時年幼,很想知道當年18歲的表姊讀哪些書,一個12歲小孩對於18歲這年紀感到陌生又好奇,另一個重點是,其中一本書就是知名已故作家三毛的書 -- "傾城"。"傾城"這本書可說是妳眾多書當中啟蒙我對妳的了解。 "傾城"這本書特別的地方在於裡頭附有妳童年及荳蔻年華的照片,且有幾篇文章也跟妳童年以及青春軼事有關。對於當時也是孩童的我就越加有興趣。比如: 在"膽小鬼"以及"匪兵甲和匪兵乙"都有精彩生動的描述。在"匪兵甲和匪兵乙"裡頭,妳描述童年暗戀的對象,你們從未交談過,可妳卻喜歡著和這男孩等待出場的前刻,也因親眼看到男孩跟其他人鬥打噁心畫面感到做噁,更加肯定妳自己對這小男孩的感覺。那時候的妳,每晚祈求上帝讓她長大後嫁給這小男生匪兵甲。我訝異妳怎敢如此真實大膽透露自己童年瘋狂的祈求? 而這樣的瘋狂,不也是許多人童年時也曾有過的嗎? 也因為妳的真,讓我開始迷上妳運用文字的慧詰和風采。而妳的"吹兵",真是催淚。那個禁忌的年代,一名啞兵,四川家鄉的妻子尚未臨盆,他就隨國民黨來台,他對三毛妳十分友善,但妳的老師無法理解吹兵和妳之間的純友誼,你們被迫分離。吹兵離開前,送給妳一包牛肉乾,然後深深地、用力向妳鞠躬,轉身離去。多年後,妳思念起這名吹兵,妳寫道: "親愛的啞巴'吹兵',這一生,我沒有忘記過你,你還記得炊和吹的不同。正如我對你一樣,是不是?我的本名叫陳平,那件小學制服上老挂著的名字。而今你在哪里?請求給我一封信,好叫我買一大包牛肉干和一個金戒指送給你可不可以?" 每每想起,我就不禁落淚。妳寫妳母親的故事"紫衣"也讓我印象深刻,頓時明白那年代的已婚女子多麼沒自由和尊嚴,由於家庭因素,所以不能隨意參加同學會。這篇文章無批判,只是純粹描述妳母親為全家人犧牲掉自己的自由和快樂、默默付出。妳沒說那是上一代女人的悲哀,可是字裡行間,讀者都明白那年代女性的卑微地位。而妳"傾城"這篇故事,就像書評所說簡直是蕩氣迴腸。那個少數華人留學歐洲的年代,妳愛上一名東德軍官,且險些為他喪命,頗有"人不輕狂枉少年"之感。我感謝在慘綠的青春期,藉由三毛妳的書,拓展我的視野、解放我的心靈,讓無法出國、未穿越過撒哈拉沙漠的讀者,透過妳鉅細靡遺地描述,宛如曾經經歷過妳所走過的一切: 悲傷、快樂、冒險、浪漫、神秘。三毛,妳的作品篇篇精采絕倫,讓人難以忘懷,也由衷希望妳的讀者們可以和妳一樣,不管遭逢多大的挫折,都能保有赤子之心,純真、快樂,胸襟上不退步。親愛的三毛,雖然我從未親眼看過妳本人,而當我知道妳時,妳早已離開人世。但是妳留給我們的文字和有聲檔案,是不滅的精神和思想,也是我們所有人的福氣。妳彷彿一千零一夜的公主,永遠是我們心中最會說故事的作家。

    全站熱搜

    小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